冉連增:保護泵站不計個人得失

找打工-找學校附近打工、飲料店打工、便利商店打工、7-11打工、加油站打工、全家打工、全家便利商店打工、OK打工、校內打工、學校打工、學校實習、打工技巧、打工高薪、課後打工、下課打工、半工半讀、工讀生、服飾業打工、服務業打工、鼎王打工、頂好打工、全聯打工、松青打工、王品打工、老四川打工、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


南安國中校花



時薪$300工作-顧問工作、翻譯、中翻英、學生工讀、學生家教、台大家教、英文家教、政大家教、清大家教、交大家教、成大家教、家教班、台北家教、英翻中、文件英翻中、聽打、英文逐字稿、英文字搞




找打工-找學校附近打工、飲料店打工、便利商店打工、7-11打工、加油站打工、全家打工、全家便利商店打工、OK打工、校內打工、學校打工、學校實習、打工技巧、打工高薪、課後打工、下課打工、半工半讀、工讀生、服飾業打工、服務業打工、鼎王打工、頂好打工、全聯打工、松青打工、王品打工、老四川打工、工讀生薪水與工讀生勞健保
冉連增在工作中。

確保麻峪泵站安全運行十余載 從未發生重大事故

地處低洼地帶的麻峪泵站,多年來的積水問題一直是站長冉連增的心頭大石。每一個暴雨夜,冉連增總會徹夜守在站上,每一個角落都閃爍著他手電筒的光亮。

本報與阿里公益聯手推出的「人人都是江河衛士」欄目,今天介紹的人物是北京市東水西調管理處麻峪泵站站長冉連增。擔任泵站站長至今,冉連增恪盡職守、任勞任怨,在他的堅守崗位下,確保了泵站安全運行十余載,從未發生過重大事故。

把好東西供水最後一關

在北京西部,有一條橫亘東西的供水管線——東水西調供水管線,在管線末端,有一座泵站叫麻峪泵站,負責最後一級供水任務。站長冉連增,年逾五十歲,工作三十余年。

自2001年擔任麻峪泵站站長,成為十幾位職工和三台水泵的「大管家」后,冉連增就兢兢業業地負責管理站內一切事務和供水業務。十多年來,他把自己全部的心血都投長濱國小學伴入到了泵站建設和管理中,為向京西安全輸水默默貢獻。

泵站搶險36小時沒合眼

麻峪泵站地處低洼地帶,多年來,泵站積水問題一直是冉連增心頭的一塊大石頭。每逢大雨,他總是徹夜守在站上,手電筒的光亮和忙碌的身影穿梭在院內的每個角落。

2012年7月21日,北京降下歷史罕見的特大暴雨,麻峪泵站地區降雨達300毫米,院外積水有半米深,甚至越過泵站門閘,大量湧入泵站。雖然集水池排水泵馬上開啟,但集水池還是被淹了。隨著時間流逝,院內水位「瘋漲」,涌過了甬路道牙,時刻有湧入泵坑的危險。

冉連增不顧個人安危,冒著風雨,拖著多年前受重傷的右腿,衝進庫房,拿起一把大鎚,跑到泵站前池邊。「只有這個辦法了,砸!」前池擋牆被開了口,積水湧入泵站前池,院內積水下降了。他邊跑邊喊,組織人員把備用排水泵全部投入使用。

泵站轉危為安了,而冉連增早已忘記自己的車還停在門口,此時已被水淹沒了。他回頭看了一眼,沒多惋惜,又投入了泵站緊張的搶險中。「只要泵站不被淹,個人損失不算什麼,要是泵站有個閃失,咋向老百姓交代啊。」這是冉連增最樸實的心聲。

2011年6月23日強降雨,低洼的泵站院內也是大量積水,冉連增帶領職工,泡在水坑裡抽排積水,急得眼睛都是血絲。那次搶險,他36個小時沒有合眼。說的,還是那句話:「這要是把泵給淹了,咋向老崇義高中巧克力傳情百姓交代啊!」這樣樸實到不能再樸實的一句話,展現了這位老水務人無私奉獻、任勞任怨的胸襟。

夜大自學獲得本科學歷

作為泵站的帶頭人,冉連增勤學善思,工作之餘主動自學,從一名普通工人,依靠夜大自學,獲得了本科學歷。他不斷掌握新的管理知識和泵站運行業務,學以致用於日常管理工作。

冉連增有一句座右銘——「做人先做事,萬事勤為先。」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「眼勤、嘴勤、手勤、腿勤」。對職工的個人困難,他都看馬公高中社團把妹第一天就到手!在眼裡,著眼解決,把職工家裡的事當作自己的事來辦,成了職工的貼心人;對泵站的突發情況,他總是第一時間化解危機和困難。

在站上的小院里,冉連增自己動手種樹種菜、養花綠化,創造出一個美麗舒適的工作環境。小小一方天地里,始終有這位老水務人堅守的身影。

北京晨報記者 王海亮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