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籃慘敗 並不意外的意外

本報記者 楊屾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5年09月07日08版)

9月5日,中國女籃隊員在負於日本隊后傷心痛哭。CFP供圖

和日本女籃決賽的下半場,中國女籃替補席上的姑娘們,大聲地為隊友加油。「加油、加油!防守、防守!」的吶喊聲,在「安靜」的武漢體育中心內,顯得既清晰又刺耳——在半場落後22分的情況下,這是激發內心鬥志的最後一次搏殺,但日本隊連入兩球,就將中國女籃最後的心理防線徹底擊潰。

回顧中國女籃的歷史,似乎從來沒有如此尷尬過。在歷史上曾獲得奧運會和世錦賽銀牌、2008年在北京奧運會上取得第四名的中國女籃,現在竟然輸給了日本女籃35分,似乎一下突破了外界對中國女籃認知的底線,人們不禁要問,以如此慘敗丟掉亞洲桂冠,問題究竟出在哪裡?

馬赫訓練指揮的功與過

5日決賽第一節的最後兩分鐘,開局並不處於劣勢的中國女籃,被日本隊將比分反超為15∶10。此時,馬赫作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,他沒有立刻叫暫停,而是想用換人的方式穩定局面。但這一招並沒有巨匠電腦評價奏效,比分繼續被拉開。直到本節結束前35秒,馬赫迫不得已叫了暫停,但分差已經達到了兩位數。

「這個暫停明顯叫晚了。」業內人士分析說,「如果及時叫暫停,隊員還有可能控制住局面,最起碼之後的比賽不會懵。但這個暫停叫晚了,隊員已經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,教練說什麼,強調什麼,根本就聽不進去,吸收不了了。如果說,日本女籃的實力確實在中國女籃之上,但這次暫停的失誤,無疑是本次慘敗最早的原因。」

在本屆亞錦賽的小組賽中,中國女籃和日本女籃曾有過一次交手。當時雙方鏖戰了四節,中國女籃以1分之差告負。短短4天過後,中國女籃竟然以35分慘敗,作為球隊的主教練,澳大利亞人馬赫的臨場指揮和技戰術安排確實出了問題。

和日本女籃相比,中國女籃的優勢是內線4號和5號的身高和力量。在許多業內教練看來,即使兩名內線選手之間的配合「簡單粗暴」些,也不會釀成如此慘敗。中國女籃的控球後衛最為年輕,日、韓、中華台北隊在和中國女籃交手時,無不對中國女籃的控衛施加了巨大壓力,但按照馬赫的要求,無論陳曉佳還是楊力維,都需要個人運球進入前場,這使得中國女籃的進攻非常被動。

比臨場指揮問題更大的是馬赫的訓練。記者從中國女籃內部了解到,自從馬赫重新接手后,中國女籃3年多的訓練計劃,從來沒有進行過任何改變。

「馬赫是澳大利亞人,澳大利亞隊的特點就是身強力壯能對抗,馬赫特別注重這些,但忽視了小技術的訓練。馬赫接手球隊,球隊的發展方向是高大化,以對抗歐美強隊,但高大化並不意味著忽視小技術。和日本隊的決賽足以證明,過於高大化已經帶來了不小的負面效應。」該內部人士告訴記者。

體制枷鎖下的中國女籃

但要把所有的責任全部推卸給外教,顯然不公平。中國女籃此次慘敗,也是中國體育體制釀成的惡果。

按照運動規律,北京奧運會後,是中國女籃更新換代的最好時機。當時,名帥孫鳳武接手,女籃新老交替要比同期的中國男籃好得多,趙爽、魏偉、高頌等年輕或中生代球員,開始進入人們的視線。但本土主帥面巨匠電腦評價臨的最大問題,就是成績壓力過大,以至於不敢大胆啟用新人。如果說倫敦奧運會上苗立傑、陳楠等老將仍擔綱主力屬於意料之中,老將後衛宋曉雲的回歸,最能說明中國女籃當時新老交替停滯不前的現狀。

這不是指責孫鳳武,因為在當下的體制,很多本土主教練,都會作出最穩妥的選擇。但如此一來,在新奧運會周期接手的馬赫,只能將中國女籃完全推倒重來。所以在本屆亞錦賽上,我們看到的是陳曉佳和楊力維兩名沒有太多大賽經驗的後衛。前者參加了2010年的女籃世錦賽,但卻沒有入選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12人名單,後者更是去年才隨隊參加了世錦賽,今年僅20歲。

「我們是一支沒有核心,沒有明星的球隊。」馬赫說,但作為球隊的主帥,他也很無奈。日本女籃在過去的六七年裡一直在培養、鍛煉球員,並形成一套完整的體系,馬赫卻需要在3年多的時間內完成這些,難度之大可想而知,「日本隊有渡嘉敷萊美、吉田亞沙美這樣的明星球員,日本隊只需要圍繞她們組合陣容,就會變得很強大。」

日本女籃崛起帶來的啟示

「我們也沒想到會輸這麼多。」中國女籃領隊薛雲飛說,「我們賽前預期,以兩隊正常的實力對比,勝負的分差應該在6分上下。但實事求是地說,日本隊的基本技術,特別是小個子後衛的能力,確實比我們強。」

日本女籃這幾年的成長速度,雖然令人感到驚訝,但也在情理之中。據已入籍日本隊的華裔球員王新朝喜介紹,日本女籃在國內已經形成了比較完備的人才輸送體制。「在高中階段,日本很多學校都有高水平的教練執教,所以,日本球員的基本技術都不錯。」王新朝喜說,「無論高中還是大學,都會舉行校際聯賽,而其中的高水平隊員,就會被企業隊選中。目前,日本隊有11支企業球隊。由於有企業支撐,球員完全沒有後顧之憂。聯賽每周六、周日都要進行兩場比賽。」

和日本比較完善的人才培養和輸送體系相比,中國女籃雖然也湧現出邵婷和吳迪這樣的大學生球員,但專業體制和學校系統之間的關係並沒有得到理順。而在聯賽層面,政策朝令夕改,去年複雜的賽制就是最好的證明,運動員保障不到位,也導致像李明陽這樣有前途的年輕球員出走的現象時有發生。

除了制度層面,精神層面也是中國女籃需要著重加強的。王新朝喜告訴記者,為了本次亞錦賽,日本女籃進行了非常艱苦的集訓。「最初我們的集訓名單有19個人,最後誰能留下,誰會被淘汰,大家心裏都清楚,但即使是那些很可能被淘汰的選手,每次訓練也都會全身心投入,不管內心多麼痛苦,臉上也始終面帶笑容。所有的人都很清楚,球隊的目標就是贏得亞錦賽冠軍,沒有人會計較個人的得失,都在為整個團隊作貢獻。在決賽前,教練給我們看了一個從第1天到第87天的訓練和比賽錄像,當時都把我們看哭了,大家是這麼艱難地一路走來。」但年輕一代的中國球員,不僅基本技術一般,而且訓練的自覺性,已經和老一代球員有了很大的差距。

在奪冠后,日本女籃主帥內海知秀非常驕傲地告訴記者:「從亞洲女籃整體實力分析來看,日本女籃在技戰術層面上已經超過了中國隊,中國女籃的優勢是內線,但日本隊的內線能力也在加強,再加上日本年輕球員在高中時期打下的良好基礎,未來中日女籃之間的對抗,都將是亞洲最高水平的較量。」

本報北京9月6日電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